第卅六回 离华发声明 钦差大放马后炮 返美将如何 大帅担心双车阵
1.备受广大读者关注的《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编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现进入广告征集阶段。《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由森林钢铁网、《我的事业报》编辑出版,具有覆盖面广,实用性强,发行量大,效果显著四大特点,欢迎广大企业和商户前来洽谈广告事宜。     

第卅六回 离华发声明 钦差大放马后炮 返美将如何 大帅担心双车阵



发布时间:2015-08-26浏览 143 次

第卅六回 离华发声明 钦差大放马后炮 返美将如何 大帅担心双车阵

  书接上回,话说陈诚低沉地报告道:“首先是山东共军陈毅部已经跳出鲁中山地,可能在鲁西、豫东、苏北展开大运动战,其次是已经进入豫东、皖北的刘伯承部会合豫、苏共军,将深入江淮平原,此外盐城既入敌手,这攻势决不会到此为止。这三路共军一旦会师苏北,未来成胁如何,不能想象。而我目前进攻烟台的计划,烟潍线、胶济线上能否通行无阻,尚无把握。”

  蒋介石闻言直揉胸口,半晌作声不得。只是喃喃地说:“那我们如何应付?台湾练兵,美日军火,后方增援,其他战场抽调堵截,恐怕都是远水近火,救不了急……”

  陈诚无言。

  蒋介石独坐庭中,不知道置身何处,也忘了几处聚会。他既愤慨魏德迈的盛势凌人,又忧虑这局势的不可收拾,思绪起伏,惘然若失。不料第二天一早侍卫入报,说魏德迈同司徒雷登前来辞行,已经进入客厅。蒋介石正想发作,宋美龄趋前劝解道:“一定要接见,一定要接见,人家到我们这里来辞行,在礼貌上无论如何得同他们谈谈,反正这是最后一次见面了。”

  蒋介石无奈,强扮笑容迎将出去道:“我正打算到机场欢送。”

  “不必了!”魏德迈道:“知道委员长日理万机,不敢惊吵。特地请司徒大使一齐来向委员长和夫人告辞,谢谢你们在这一个月之中,给我和我的团员们各种方便。”

  蒋介石有气道:“只是招待不周。”他立刻加一句:“而前方败讯频传,也使我们很不好意思。”

  魏德迈一怔,司徒笑着解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魏德迈将军回去后,更多的援助就来到,到时候,情形就不同了。”

  “是啊!”魏德迈说:“今天我来向委员长告别,同时有一件事情,想同委员长说。”

  “尽管说,”蒋介石失笑道:“我们缺点很多,特使已经指出不少,再加一件,也不算什么。”

  听蒋介石话里有刺,魏德迈也不放松,强笑道:“今日中国,只有美国是最好的朋友,所以美国所看到中国的缺点,一定要拿出来,否则会误事,你别介意。”

  “今天我想告诉你的,乃是外面有一种最最不好的空气,必须澄清,否则对你极为不利。”

  “什么空气?”

  “有人主张国共和谈,说勿使中国继续遭受战火蹂躏,这种想法是极端危险的!”

  “我没有听说过!”蒋介石心头好笑:“你听到这种说法就着急啦!”

  “委员长!”魏德迈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一个情报的来源,据说是在你们中央政府。”

  “我还是没听说过。”蒋介石敛起笑容道:“而且也没有考虑过。”

  “这样就好!”魏德迈道:“今天的事情摆在眼前,只有消灭共军。你们才有前途;只有消灭中共,共产党在世界上才能减少威胁,同共党千万和谈不得,千万和谈不得。”

  蒋介石皱眉道:“我真的不知道!”

  司徒雷登摸了摸干瘪瘪的下巴,作欢愉状,说:“魏德迈特使的顾虑是应该的,因为美国放眼全局,而中国是重要的一环,不可松懈。同时蒋委员长的不知道此事也合乎事实,因为蒋委员长是我美国所拥护的中国反共大人物,他不可能在今天的情势下同中共谈和,那是示弱的表现,非反共英雄如蒋委员长者所能想及!”

  蒋介石闻言似有所悟,暗忖道:“我真的不知道外面有国共和谈之说,但那两个美国人却着急起来,而且搬出那一套手法,深恐我真的同中共和谈,委实可笑。”但蒋介石却另有所感:“原来美国人如此怕我同共方和谈,那我不妨——”想着想着便笑出声来道:“咳,今天我只是着急战局,和谈不和谈根本没有功失想到。昨夜我同陈总长讨论局势,感到战火蔓延,隔江可见;长此以往,伊于胡底?我心焦急,只盼美援早日到来,挽回这个局面。”

  魏德迈忙说:“这个你放心,今天局势是坏,但还未坏到不可收拾,最低限度美国不能坐视!即使美国不能派兵前来,但美国一定动用全力援华。至于什么和谈,我们只是听说,委员长已澄清,由它算了。”

  “不过谈到不是没有过,”司徒道:“国共合作也不是没有过,只是意义不同,情况不同。例如北伐期间的国共合作,例如抗日战争初期的国共合作,以及胜利前后在重庆的谈判等等,我们的委员长处处占上风——”

  宋美龄为了礼貌,插嘴道:“主要是你们美国从中斡旋,帮助我们取得在谈判之中的胜利。”

  司徒有心病,闻言吃一惊,以为她弦外有音,暗示美国控制国共谈判,才使国共破裂,局势恶化,于是便打了个哈哈道:“夫人客气,一切都是委员长的功劳。委员长发奋为雄,'天助自助者’,我们美国才秉承上帝的意思——”说到这里魏德迈看了看表,不耐烦道:“哈!时间不早,我们已经打扰你们半小时了,该上飞机,就此告辞吧!”边说边伸出手去,想同蒋介石握别。

  但蒋介石却退后一步,迸发道:“我一定要告诉你:如今战火烧到长江边,首都震惊,我心焦急!你们如果再不加强援助,一旦南京发生危险,那末你们所听到的什么和谈虽然不能成为事实,但对贵我双方不利,则是事实!”

  魏德迈以为蒋介石存心恐吓,心头反感,但不便发作,唯恐他真的同中共谈判,打乱了美国征服世界的计划,于是强笑道:“我刚刚说过,这次回去,第一件事情是援华,第二件事情是援华,第三件事情也是援华!”

  见魏德迈同司徒雷登走了,蒋介石冷冷地向宋美龄道:“这种蜡烛!给他几句,他就唔唔嗯嗯:对他客气,他就大模大样,呸!”

  宋美龄不便表示意见,静默间听魏德迈专机低飞盘旋,破空而去,声震屋宇。蒋介石叹道:“这厮可真去了,我实在给他缠得头痛,且去休息片刻。”但人未进房,俞济时已气急败坏奔了进来,直挺挺立在蒋介石面前,只是喘气。

  蒋愕然:“什么事?他又不走了吗?”

  俞济时掏出一纸文件道:“不,魏德迈已经走了,但他刚走,美国新闻处处长康纳士便把魏德迈的临别文告分发给中外记者,据说对我国印象不好,……”

  蒋介石闻讯大惊,立刻大怒,接过文告往宋美龄面前一摔道:“他说什么!”

  宋美龄也没料到,魏德迈会来这一手,且看且译,声音逐渐发抖:

  “魏德迈将军今日发表离华声明:

  “吾人在华之工作,主要在专心分析吾人所收集之有关政治经济及其他各事之大宗资料,俾获得若干完善之判断及结论,各方意见虽互不相同,但有一点乃全中国人民心意所一致祈求者,即为内争所苦之中国人民,俱渴望和平,渴望及早与永久之和平。……”

  “余见中国各地多有冷漠无情与麻木不仁之现象,对眼前问题不求解决,而以相当时间与精力,掷于谴责外来之影响或觅取外来之援助。多数干练爱国之中国人士,原应充满希望与决心者,反陷于可鄙之失败主义,言之诚属令人丧气。中国虽经多年战争及革命之阻挠与削弱,现仍拥有其本身复兴所需之大部分物资资源。复兴有待于睿智之领袖及道德与精神上之再生……”

  “你再说一遍,”蒋介石紧皱双眉:“是不是魏德迈在骂我,说我……”但他说不下去,只是望着宋美龄,一脸铁青,双目着火。

  宋美龄不安地说:“读完了我们再商量吧。”

  “请他们来!”蒋介石气呼呼命令俞济时道:“陈主任、王外长、董局长、陈总长……,马上来!”

  俞济时连忙传达命令,宋美龄把魏德迈的文告译下去道:“余于熟知中国各个私人或团体之利益及问题时,复深切关怀全中国人民之福利,余深信中国共产党如属真正爱国,且以国家之利益为前提,则于致力实现其理论时,将自动停止使用武力,如渠等协助中国人民之愿望具有诚意,则以和平方式代替数月来可悲的暴乱与破坏,实较为得策。”

  “同等重要者,目前中央政府能裁汰在政府组织内,尤其是省县机构内担任负责职位之颟顸或贪污官员,而获得并保待大多数中国人民一致热诚支持!目前自有正直官员认真从公,而同时清廉度日;也有具有商业道德之商人,唯余之强调以贪污颟顸无能,或既贪污复颟顸无能而声名狼藉之人士众多一点,固将无人误会也。”

  “为重获并保持人民之信仰计,中央政府须立即实施大刀阔斧而范围广大之政治及经济改革。纯作诺言无济于事,觅须见诸实行!”

  “一般应所接受者,即军事力量本身将不能稍灭共产主义,……”

  蒋介石越听越气,宋美龄喝了口水道:“下面是客气话,”她加速度念完,透口气道:“没有了。”

  智囊团们纷纷到达,一个个不作一声,望着盛怒的蒋介石发怔。蒋介石恨不得派空军追击魏德迈专机,叫他机毁人亡,蒋介石又恨不得马上同中共携手,要魏德迈无法下台,这些想法在盛怒与激动之间迅速浮现脑海,但又立刻消失。他大步踱着,胸脯起伏,牙齿紧咬,双目突出,直把众人吓得连大气儿也不敢透,只闻钟摆的答之声。

  “他疯了!”蒋介石挥拳大叫:“魏德迈疯了!你们看,”他悲愤跳脚:“马歇尔离华发表声明,都没有指责我,这个王八蛋竟敢指责我,把我也骂在里头啦!好,请你来做主席吧!你们想要中国想疯啦,……”宋美龄见众人惊惶莫名,便冲淡气氛道:

  “你们请坐,魏德迈发表离华声明,批评了我们一顿,可是并没有牵涉到他……”

  蒋介石闻言跳脚,喊道:“你们听,这王八蛋竟说'中国复兴有待于明睿之领袖’,这不是当着和尚骂贼秃吗?啊?”

  众人还是不便开口,蒋介石再愤慨地拍桌大喊:“这算什么帮忙,这厮离华声明,说明三件大事,对我不利之至!哪三件大事呢?第一,他说我的政府贪污无耻,腐致颟顸,已经到了无可掩饰的地步;第二,民间对我的态度已从共产党的武装对打到普遍的不满,这种印象传到全世界,不是害死了我吗?第三,共产党的武力已经没办法消灭,这不是叫我们太绝望了吗!”

  张群随后赶到,却先发言道:“不过魏德迈对共产党的谴责比马歇尔还凶,证明他还是在帮我们,主席不必过于气愤。”

  董显光马上接嘴道:“我也这样看法,魏德迈要共产党放弃武力,也就是反对他们在中国可能有些什么发展,这意思也很明显的。”

  “那末共产党真的放弃武力吗?”蒋介石冷笑道:“这种王八蛋特使来中国帮忙,我看是越帮越忙,我不领这份情!”

  “主席,”王世杰深思熟虑道:“这件事情,的确不幸。不过事实摆在面前,我们不能不有所对策。我的意思是,我们在态度上表示接受,但得给他去一封信,要魏德迈也反省反省,他们做错的事情也不少!”

  “是的,”张群道:“今天行政院有个例会,我想把我们的困难,归咎于美国在战前和战时所犯的错误,我们承认政府中有不好的事实,但也希望魏德迈反省一下他们过去的政策。”

  董显光点头道:“我想明天《中央日报》的社论,不妨就谈这个题目,一方面有限度地承认错误,告诉他们要改,尽其在我。”

  王世杰说:“主席,我们应该对魏德迈正式提出答复。”此议众人一致赞成,便立即展开商讨,结果是向魏德迈解释下列各点:“一、中国在东北虽有丰富资源,但限于事实困难,未能完全利用;二、共党武力日渐扩张,政府不得不用军事解决;,三、中央及各地政府之贪污情形,已逐渐减少;四、关于外商所指责各点,政府已有事实表现,勿庸再作解释,……”接着拟稿。

  陈布雷待众人恢复交谈后,忧戚而言道:“我的看法稍有不同,我以为美国人这样做,是在转移民间不满的目标。”

  “民间有什么不满的论调?”董显光道:“美国要转移,一定移到共产党头上去,怎会是转移目标?”

  陈布雷正欲发言,一想当着这么多人,倒也不便启口。陈布雷随蒋多年,好多话只能对蒋一个人说,因此朝蒋瞅一眼,俾同他取得默契,蒋介石会意,大声说道:“我以前讲过,不打要完,打完也完,宁可打完了完,不可打不完也完!魏德迈如此无礼,我们要好自为之,没有他们帮忙,也要打给他看!”

  陈诚安慰蒋道:“对于魏德迈的无礼,实在遗憾!不过我的看法略有不同,魏德迈临行时所说的什么'和平’,目的决不仅限于把内战责任推给中共。我们都知道,魏德迈最近又给我们以若干个师的装备,这是事实,推而广之,他极可能回到华盛顿之后,借口中国问题严重,而催促加紧援华加速贷款,极有可能。”

  蒋介石疲乏地摆摆手道:“好,你们分头办事去吧,我想休息。”接着众人告退,蒋介石便问陈布雷:“你刚才说什么转移目标?”

  陈布雷道:“我们的政府,这些年来都在美国影响之下施政,无论军事、政治、财政、经济,甚至教育等等,无一不同美国合作,——”

  “你说得简单点。”

  “是。不能否认,美国在中国做的事情太多,中国今天的现状所以如此,美国脱不了责任!因为我们固然在统治中国,但来自美方的意见和办法,又代替我们在统治中国!”

  “如果中美合作以后,中国真的有办法,共党真能消灭,今天魏德迈的问题便不存在了,无奈事与愿违,美国同我合作的结果已经引起这么多人反对,”陈布雷咽一口唾沫:“老实说,这些反对之声,在我中枢也时有所闻……”

  蒋介石皱眉道:“你是不是说:美国帮我打共产党,要我打共产党,可是打到目前,却是一篇烂账,于是民穷财尽,遍地烽烟,不分朝野,连我在内,都对美国有怨言,这小子眼见情况不对,于是撒赖,口出胡言,发表声明,说中国所以这样糟,都是我姓蒋的责任,把我们朝野间不满美国的情绪,一下子转移到我的头上,撒我一脸屎!”

  正是:明白是非,并不容易。

          更多精彩,尽在森林钢铁网

最新报价

新闻聚焦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百度淅川旅游网


淅川森林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钢企网 豫ICP备14012916
Copyright 2013 Gqsos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377-69262228 0377-69298006传真:0377-69262226
地址: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
Array ( [0] => Array ( [id] => 48 [catname] => 百年梦 清清水 ) [1] => Array ( [id] => 72 [catname] => 长篇连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