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 战犯求和 蒋介石抛出元旦文告 针锋相对 毛泽东发表严正声明
1.备受广大读者关注的《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编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现进入广告征集阶段。《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由森林钢铁网、《我的事业报》编辑出版,具有覆盖面广,实用性强,发行量大,效果显著四大特点,欢迎广大企业和商户前来洽谈广告事宜。     

第八回 战犯求和 蒋介石抛出元旦文告 针锋相对 毛泽东发表严正声明



发布时间:2016-01-05浏览 174 次

第八回 战犯求和 蒋介石抛出元旦文告 针锋相对 毛泽东发表严正声明

  书接上回。蒋介石在一九四九年元旦发表求和文告,自然引起了朝野人士的不同反响。最有权威的,乃是元月五日陕北广播电台播发的名叫《评战犯求和》的评论。评论道:

  “为了保存中国反动势力和美国在华侵略势力,中国第一号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蒋介石在今年元旦发表了一篇求和声明。战犯蒋介石宣称:'只要和议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而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只要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军队有确实的保障,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最低生活水准,则我个人更无复他求。’'只要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唯国民的公意是从。’人们不要以为战犯求和未免滑稽,也不要以为这样的求和声明实在可恶。须知由第一号战犯国民党匪首出面求和,并且发表这样的声明,对于中国人民认识国民党匪帮和美国帝国主义的阴谋计划,有一种显然的利益。中国人民可以由此知道:原来现在喧嚷着的所谓'和平’,就蒋介石这一伙杀人凶犯及其美国主子所迫切需要的东西。蒋介石供认了他们的整个计划,这个计划的要点如下:

  “无害于国家的独立完整’——这是首先重要的。'和平’可以,'和平’而有害于四大家族和买办地主阶级的国家的'独立完整’,那就万万不可以。'和平’而有害于中美友好通商航海条约、中美空中运输协定、中美双边协定等项条约,有害于美国在华驻扎的海陆空军、建立军事基地、开发矿产和独占贸易等项特权,有害于将中国作为美国殖民地的地位,一句话,'和平’而有害于这一切保护蒋介石反动国家的'独立完整’的办法,那就一概不可以。

  “'有助于人民的休养生息’——'和平’必须有助于已被击败但尚未消灭的中国反动派的休养生息,以便在养好了之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和平’就是为了这个。

  “打了两年半了,走狗不走,美国人在生气,就是稍为休养一会儿也好。

  “'神圣的宪法不由我而违反,民主宪政不因此而破坏,中华民国的国体能够确保,中华民国的法统不致中断’——确保中国反动阶级和反动政府的统治地位,确保这个阶级和这个政府的'法制不致中断’,这个'法统’是万万'中断’不得的,倘若'中断’了,那是很危险的,整个买办地主阶级将被消灭,国民党匪帮将告灭亡。一切大中小战争罪犯将被捉食治罪。”——陕北的评论锋利极了。

  陕北激昂慷慨的广播,震撼着蒋介石及其为数极少的部下:

  “'军队有确实的保障’——这是买办地主阶级的命根,虽然已被可恶的人民解放军歼灭了几百万,但是现在还剩下一百几十万,务须'保障’而且'确实’。倘若'保障’而不'确实’,买办地主阶级就没有了本钱,'法统’还是要'中断’,国民党匪帮还是要灭亡,一切大中小战犯还是要被捉拿治罪。大观园里贾宝玉的命根是系在颈上的一块石头,国民党的命根是它的军队,怎么好说不'保障’,或者虽有'保障’而不'确实’呢?

  “'人民能够维持其自由的生活方式与目前的最低生活水准’——中国买办地主阶级必须维持其向全国人民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和他们目前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中国劳动人民则必须维持其被人压迫剥削的自由和他们目前饥寒交迫的生活水准。这是战犯求和的终极目的。倘若战犯们及其阶级不能维持其实行压迫剥削的自由和骄奢淫逸的生活水准,和平有什么用呢?而要这个,当然就要维持工人、农民、知识分子、公教人员目前这样饥寒交迫的'自由生活方式与最低生活水准’。这个条件一经我们可爱的蒋总统提了出来,几千万的工人、手工工人和自由职业者,几万万农民、几百万知识分子与公教人员,唯有一齐拍掌,五体投地,口称万岁。倘若共产党还不许和,不能维持这样美好的生活方式和生活水准,那就罪该万死,'今后一切责任将由共党负之。”

  陕北电台广播记者又说:“上述一切,还没有包括一月一日战犯求和声明中的一切宝贝。还有一个宝贝,这就是蒋介石在其新年致词中所说的'京沪决战’。哪里还有这种'决战’的力量呢?蒋介石说:'要知道政府今天在军事、政治、经济无论那一方面的力量,都要超过共党几倍乃至几十倍。’哎呀呀,这么大的力量怎么会不叫人吓得要死呢?姑且把政治、经济两方面的力量放在一边不去说它,单就'军事力量’一方面来说,人民解放军现在有三百多万人,'超过’这个数目一倍就是六百多万人,十倍就是三千多万人,'几十倍’是多少呢?姑且算作二十倍吧,就有六千多万人,无怪乎蒋总统要说'有决胜的把握’了。为什么求和呢?完全不是不能打,拿六千多万人压下去,世界上还有什么共产党或者什么别的党可以侥幸存在的呢?当然一概成了粉末。

  “由此可见,求和决不是为了别的,完全是'为民请命’。难道万事皆好,一个缺点也没有么?据说缺点是有的。什么缺点呢?蒋大总统说:'现在所遗憾的,是我们政府里面一部分人员受了共党恶意宣传,因之心理动摇,几乎失了自信。因为他们在精神上受了共党的威胁,所以只看见敌人的力量,而就看不见自己还有比敌人超过几十倍的大力量存在。’

  “新闻年年皆有,今年特别不同。拥有六千多万名军官和兵士的国民党人看不见自己的六千多万,倒看见了人民解放军的三百多万,这难道还不是一条特别新闻么?要问这样的新闻是否在市场上还有销路,是否还值得人们看上一眼?根据我们所得的北平城内的消息是:'元旦物价上午略跌,下午复原’,外国通讯社说:'上海对于蒋介石新年致词的反映是冷淡的’,这就答复了战犯蒋介石的销路问题。我们早就说过,蒋介石己经失了灵魂,只是一具僵尸,什么人也不相信他了。”

  人们对蒋介石的新年文告不信任,但蒋介石对自己却还很有把握的样子,一再询问左右,外间反应如何?中共反应如何?美国反应如何?给追问得急了,左右也不得不硬着头皮,把有关资料呈将上去。蒋一看倒抽一口冷气。

  “太岂有此理了,”蒋介石愤愤地说:“共产党一再发表评论,说我的'元旦文告’是阴谋,是同美国人串通的,娘希匹!还说这是企图用求和来争取时间,准备卷土重来,是为了保存我的势力、保存美国的特权才发出的,——就是这样,你们把我怎么样?我今天手下的城镇、人口、军队、装备,不一定会比他们差,”蒋介石透口气,“走着瞧吧!”蒋介石的确在“走着瞧”。他在集中精力准备“应变之道”,他把中央银行库存的黄金白银,把兵工厂和仓库中所有的弹药武器,全部往台湾运去。左右之中有人建议道:“总统应变之道,十分正确,不过据美方反应,好象不大欢迎我们经营台湾。现在我们一家一当全搬去了,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蒋介石冷笑道:“我也考虑过了,不过今日之下,除了台湾,还有什么地方靠得住?目前我们的地方还有不少,但据我看来,也没有什么办法了,由李宗仁去应付罢,他的胃口不小!”

  “万一将来他们把台湾……”

  “这一点我也有把握。”蒋介石道:“我派陈诚出长台湾,经国负责党务,就是为了这个!”蒋介石挥拳:“在台湾问题上,我们要同他们较量较量!”

  “不许这样做!”司徒大怒,但不能形诸于色,一月五日那天,派傅泾波去看李宗仁道:“美国驻华军事代表团团长巴大维将军昨天对大使说,他反对蒋介石这样做。”

  “是吗?”李宗仁哭丧着脸道:“他把黄金白银全部运光,我快上吊啦!巧媳妇难为无米之炊,你看怎么办!”

  “为什么你不阻止他!”

  “他根本没有通知我!”李宗仁道:“我事后才知道,我能把这件事当做劫案吗?”

  “先谈谈这个吧,”傅泾波道:“巴大维将军反对蒋先生有计划地经营台湾。他说徐州会战失利后,共军虽已增加到二百万以上,但国民党军队还可以保持一百几十万人,而且长江以南依然完整,他凭什么把重心移向台湾,这岂不是在动摇人心吗?”

  “我没办法参加意见,”李宗仁道:“我的处境,大使是知道的。”

  “目前还有一个问题,”傅泾波道:“美国人说,台湾是通过美国军队,在日本人手里拿回来的,在对日和约还没签订之前,台湾属哪一个国家管辖还没决定哩!”

  李宗仁忙说:“外面是有这种说法。”但立刻反问:“傅先生,话也得说回来,开罗会议中对台湾已经作了'交还中国’的协议,蒋先生似乎找到根据了吧?”

  “不不不,”傅泾波双手齐摇:“大使说过,白宫的人也说过,即使开罗会议这样说,雅尔达会议也这样说,但对日和约还没签订。如果他这样做,那是什么呢?请问:主权的归属还无法律上的根据,所以蒋介石不能把台湾据为己有,用台湾作为撒退海空军的基地,确有僭越之嫌!巴大维将军己请司徒雷登大使向蒋介石提出口头抗议!”

  李宗仁略感紧张道:“大使抗议了没有?”

  “这个我不便说,”傅泾波道:“他今天告诉我,这个抗议也不寻常,他还没决定采取任何行动。”

  “不过我很惨,”李宗仁道:“傅先生看得很明白,他留给我的是些什么东西!”

  傅泾波笑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们相信李代总统的能耐——当然,白宫也正在想办法,靠蒋,的确也未免太单薄了。”

  “我希望我的力量还不致太单薄,”蒋介石要左右好生处理新兵训练工作,埋怨他们精神不振道:“方今之下,只有靠自己想办法,利用最后五分钟吧!”接着要张群飞武汉找白崇禧商谈时局。张群道:

  “蒋先生决定下野,以便李先生出面主持和谈,和缓中共方面的压力。”

  白崇禧道:“知道了。”

  “蒋先生说,”张群道:“当前老弱部队残缺不全,新部队还有待于训练。政府今后迫切的任务,就是争取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以便进行训练新兵的工作。蒋先生为求这个计划的实现,才毅然引退,让李先生出来主持大局,以便延缓中共的渡江战役,这事情重要极了。”

  “是的。”

  “不过,”张群道:“过去二十年来,都是蒋先生当家的,如果有不适当的部署,李先生将感头绪纷纭,头昏眼花,不知从何着手,这就是蒋先生迟迟不去的原因,深望汉口方面也能谅解他谋国的深意。”张群说罢深深弯腰为礼:“这就是蒋先生要兄弟专诚拜望健生兄,当面解释和致意的。”

  在派出张群找白崇禧打招呼的同时,蒋介石又把吴铁城找来道:“今日之下,局势空前严重,除了战场,外交方面的努力极为重要。你是外交部长,希望要特别下功夫才好。”

  吴铁城必恭必敬道:“是的,总统。”

  “我已经不是总统了,”蒋介石惨笑:“他做我做都无所谓,希望能透过一口气来才好。”他长叹:“我在新年文告中说得很清楚:'生死存亡,要在这一阶段来决定!怎样才能渡过这一难关,克服这一危机!’外交都有什么计策可以提醒我吗?”

  吴铁城不安地说:“报告总统,外交部同仁正在想办法。”

  “不必想了,”蒋介石叹道:“听我的吧,利用这最后五分钟的时间,向美、英、法、苏四国驻华大使馆进行试探,请求四国政府为中间人,调解国共纠纷,赶快进行!”

  “是!”吴铁城忙不迭回到外交部,只见办事人员走得差不多了,又气又急,亲自出马,奔走于四国大使馆之门,但毫无办法!

  “在目前的情形下,”司徒雷登道:“要美国政府来作调人,于事己经无补!”

  吴铁城淋了一头冷水而去。

  “无论什么时候,”苏联大使馆人员告诉吴铁城:“苏联不能干涉他国内政。”

  吴铁城碰了一鼻子灰而去。

  “在目前情形下,”英国大使馆人员告诉吴铁城;“英国不比美国更有兴趣。”

  吴铁城倒抽一口冷气而去。

  “目前我们正忙搬家,”法国大使馆人员告诉吴铁城:“其他一概不问不闻。”

  吴铁城垂头丧气而去。

  “完了!”蒋介石闻报跳脚:“娘希匹见死不救,见死不救啊!”他力竭声嘶地痛骂:“苏联不谈他了,美国你凭什么不出马?大使馆无能为力,美国军队难道都死光了玛!你要我姓蒋的在中国替你们打共产党,现在情形变了,你们却假痴假呆,在一边瞧我挨打;你们要捧出李宗仁来,也不阻止共产党打下去,这样对李宗仁又有什么好处?娘希匹你们是这样狠辣,真的见死不救啦!”

  “我们来唱完这台戏吧!”白崇禧在张群口中知道蒋引退,李上台的消息之后,连忙派了一架包机,要黄绍竑星夜飞港,嘱咐道:“这是最后五分钟!老兄一定要找到李济深,请他出面作调人,越快越好!”

  “一定,一定,”黄绍竑道:“争取喘一口气的机会,这道理我懂,不过,李济深能不能帮忙,就很难说了。”

  “听天由命吧!”白崇禧叹道:“你去香港,比不去好,找李济深比不找好。除了李济深,似乎还不易找到一个更理想的人啦!”

  然而黄绍竑终于怅然自港回沪,因为他要找的李济深己经直飞石家庄,就连蔡挺锴和陈铭枢也已不知去向了。

  话说美国和蒋介石朝夕盼望的中共反应,终于由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在一月十四日那天正式答复了。大使馆和蒋介石官邸中都在紧张地倾听、记录、研究开会。

  这位巨人的重要声明震撼着中国、震憾着世界。而使司徒雷登和蒋介石等人,为之忧愁颓丧。他们不想听,但又非听不可,而且比任何人都听得仔细,生怕漏了一个字、一句话。

  毛泽东的声明说:

  “自一九四六年七月,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在美国帝国主义者的帮助之下,违背人民意志,撕毁停战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发动全国规模的反革命的国内战争以来,已经两年半了。在这两年半的战争中,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违背民意,召集了伪国民大会,颁布了伪宪法,选举了伪总统,颁布了所谓'动员戡乱’的伪令,出卖了大批的国家权利给美国政府,从美国政府获得了数十亿美元的外债,勾引了美国政府的海军和空军占据中国的领土、领海、领空,和美国政府订立了大批的卖国条约,接受美国军事顾问团参加中国的内战,从美国政府获得了大批的飞机、坦克、重炮、轻炮、机关枪、步枪、炮弹、子弹和其他军用物资,以为屠杀中国人民的武器。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在上述各项反动的卖国的内政外交基本政策的基础上,指挥它的数百万军队,向着中国人民解放区和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了残酷的进攻。所有华东、中原、华北、西北、东北各人民解放区,无一不受到国民党军队的蹂躏。解放区的中心城市延安、张家口、淮阴、荷泽、大名、临沂、烟台、承德、四平、长春,吉林、安东等地,均曾被蒋军占顶。匪军所至,杀戮人民,奸淫妇女,焚毁村庄,掠夺财物,无所不用其极。”

  “在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统治区域,则压迫工农兵学商各界广人人民群众出粮、出税、出力,敲骨吸髓,以供其所谓'戡乱剿匪’之用。”

  “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取消人民的一切自由权利;压迫一切民主党派及人民团体使其丧失合法地位;压迫青年学生们的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反美国干涉中国内政和扶助日本侵略势力等项正义的运动;滥发伪法币及伪金元券,破坏人民的经济生活,使广大人民陷于破产的地位;用各种搜刮的方法,使国家最大的财富集中于蒋宋孔陈四大家族为首的官僚资本系统。”

  毛泽东说的都是事实,每一个中国人听了都有同感。但司徒雷登和蒋介石、李宗仁他们,显然是听不迸去,但又不得不听,而且得仔仔细细地听。

  那震撼着世界的声音继续说:“总之,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在其反动的卖国的内政外文基本政策的基础之上所举行的国内战争,业已陷全国人民于水深火热之中,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决不能逃脱自己应负的全部责任。”

  “同国民党相反,中国共产党自从日本投降以后,即尽一切努力向国民党政府要求防止和停止国内战争,实行国内和平。中国共产党根据此种方针,坚持奋斗,在全国人民的赞助之下,首先获得了一九四五年十月国共两党会谈纪要的签订。在一九四六年一月,又签订了国共两党的停战协定,并和各民主党派协作,在政治协商会议上迫使国民党接受了共同的决议。自此以后,中国共产党即和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一道,为维护这些协定和决议而奋斗。但是可惜,所有这些维护国内和平及人民民主权力的行为,均不被国民党反动致府所尊重。相反地,被认为是软弱的表现,不值一顾。国民党反劝政府,认为人民可欺,认为停战协定和政冶协商会议的决议是可以随意撕毁,认为人民解放军不值一击,认为他们的数百万军队可以横行全国,认为美国政府对于他们的援助是无穷无尽的。以此种种,国民党反动政府就敢于违背全国人民的意志,发动了反革命战争。”

  “在此种情况下,中国共产党不得不坚决地起来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反动政策,为着保卫国家的独立和人民的民主权利而奋斗。”

  “怎么还不答复问题,”司徒着急道:“这口气对我们不象有利的样子,咳,听下去吧!”

  “自一九四六年七月起,中国共产党领导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抵抗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的四百三十万军队的进攻,然后又使自己转入了反攻,从而收复了解放区的一切失地,并且解放了石家庄、洛阳、济南、郑州、开封、沈阳、徐州、唐山诸大城市。中国人民解放军克服了无比的困难,壮大了自己,以美国政府送给国民党政府的大批武器装备了自己。在两年半的过程中,歼灭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主要军事力量和一切精锐师团。现在人民解放军无论在数量上士气上和装备上均优于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

  司徒雷登听到这里,隆冬腊月却还抹汗道:“凶多吉少了。接着烦噪地喝水,目光沉滞,喃喃地说:“或许不要紧,或许有转机,共产党如果执政,没有美国帮助是不行的,顶多一二年就会完蛋,毛泽东应该看到这一点。”

  事实上毛泽东看得很远,很远,他的声明已经给美国作了答复:“至此,中国人民才开始吐了一口气。现在情况已非常明显,只要人民解放军向着残余的国民党军再作若干次重大的攻击,全部国民党反动统治机构即将土崩瓦解,归于消灭。现在,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内战的政策,业已自食其果,众叛亲离,已至不能维持的境地。在此种形势下,为着保持国民党政府的残余力量,取得喘息时间,然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力量的目的,中国第一名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南京政府伪总统蒋介石,于今年一月一日,提出了愿意和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建议。中国共产党认为这个建议是虚伪的。”

  “这是因为蒋介石在他的建议中提出了保存伪宪法、伪法统和反动军队等项为全国人民所不能同意的条件,以为和平谈判的基础。这是继续战争的条件,不是和平的条件。旬日以来,全国人民业己显示了自己的意志。人民渴望早日获得和平,但是不赞成战争罪犯们的所谓和平,不赞成他们的反动条件。”

  “在此种民意基础之上,中国共产党声明: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具有充足的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在不要很久的时间之内,全部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和平谈判。”

  “这些条件是:

    一、惩办战争罪犯;
    二、废除伪宪法;
    三、废除伪法统;
    四、依靠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军队;
    五、没收官僚资本;
    六、改革土地制度;
    七、废除卖国条约;
    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玫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

  司徒雷登闻言瘫软,跌坐在沙发里说不出话来。

  蒋介石感到的惊恐甚于司徒,他四肢无力,强自镇静听毛泽东的声明说下去道:

  “中国共产党认为,上述各项条件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公意。只有在上述各项条件之下所建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如果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人们,愿意立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而不是虚伪的反动的和平,那么,他们就应该放弃其反动的条件,承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个条件,以为双方从事和平谈判的基础。否则,就证明他们的所谓和平,不过是一个骗局。我们希望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大家起来争取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反对虚伪的反动的和平。”

  “南京国民党政府系统中的爱国人士,也应当赞助这样的和平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同志注意:在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接受并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以前,你们丝毫也不应当松懈你们的战斗努力。对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动派,必须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之!”

  毛泽东的声明已经广播完毕。司徒雷登等人有如入睡,个个垂头丧气,相对无言。

  “局势是急转直下了,”司徒雷登在大使馆中,面对那些“中国问题专家”苦笑说:“我很遗憾地听到毛泽东这样说,可是我们不便答复什么,因为对于中国共产党竟能统治中国这一点,我们不但永远痛恨,而且绝不承认!”

  “那么,”专家们问:“大使准备回国么?”

  司徒沉吟道:“这不是我个人的问题,这牵涉到美国在中国的利益问题。蒋介石是差劲,但他对我们美国有巨大的功劳,这二十年来的事实不能抹杀。可是,”司徒长叹:“他最后却使我们在中国的利益变成镜花水月,这个实在痛心!拿美国长远的利益来看,蒋介石的对美国的功劳抵不过对美国的损失,他的低能,是这样严重地伤害了我们呵!”

  众人默然。

  一个专家苦笑说:“有什么办法挽回这个颓势呢?”

  司徒道:“有是有,不过很少把握;在中共立足未定之际,从内部把它摧毁!”

  另一个专家苦笑道:“大使,请原谅,我们可以喝酒吗?”

  “可以可以。”司徒也苦笑道:“我忘了。”接着是一片斟酒饮酒之声。那个要酒的专家痛饮过后,喟然而叹道:“大使,我的心情有如看洋基棒球队作战,眼见他输定了,又无法挽救的爱莫能助的痛苦。刚才大使说,趁中共立脚未定,来一个突然的摧毁,这办法在理论上是对的,大使没有错。”司徒苍白多皱、肌肉松弛的脸上有了笑容。“可是根据事实,这个理论显然碰到了礁石。”

  正是:纸做的花儿不结果,蜡做的心儿见不得火。

    更多精彩,尽在森林钢铁网

 

最新报价

新闻聚焦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百度淅川旅游网


淅川森林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钢企网 豫ICP备14012916
Copyright 2013 Gqsos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377-69262228 0377-69298006传真:0377-69262226
地址: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
Array ( [0] => Array ( [id] => 48 [catname] => 百年梦 清清水 ) [1] => Array ( [id] => 72 [catname] => 长篇连载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