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步步为营 李宗仁进逼 处处挨打 孙哲生下台
1.备受广大读者关注的《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编辑工作已经基本结束,现进入广告征集阶段。《淅川360行商业通讯大全》由森林钢铁网、《我的事业报》编辑出版,具有覆盖面广,实用性强,发行量大,效果显著四大特点,欢迎广大企业和商户前来洽谈广告事宜。     

第十六回 步步为营 李宗仁进逼 处处挨打 孙哲生下台



发布时间:2016-01-25浏览 225 次

第十六回 步步为营 李宗仁进逼 处处挨打 孙哲生下台

  话说蒋介石听着蒋经国头头是道的分析,心里高兴,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看见的笑意,正想和儿子好好谈谈,却见侍卫入报:张群从上海专程来看他。蒋介石说了声:“有请!”张群便期期艾艾走了进来。蒋介石道:“你是从上海来的?快说说!上海的情形怎么样?”

  张群想了想道:“上海的情形乱极了,抛开物价飞涨不说,就是……我们的人在那里争得不可开交……唉!真是一言难尽啊!留穗立委劝驾代表陈紫枫、林栋、潘朝英、吴云鹏、邹志奋、何佐治等六人到得上海,便同留沪立委吵了起来。据林栋说:报载广州立委每日领港币三百元是绝对不确的,但他又跟着开出价钱拉人。据他们说,行政院在广州招待立委,住在交通、农民两家银行宿舍。交通银行的宿舍华丽得象皇宫。屋上铺的是琉璃瓦,单身立委住一间,有家眷住两间。此外还供膳,两荤一素按人口供应,保证不缺。至于到南京去的立委,每天只能领到两千金元券。”

  蒋介石的脸色又板了起来。

  “于是,他们吵起来了,”张群道:“留沪立委武和轩对人说:立委大都无钱,留穗代表这次竟能住在金门饭店这样豪华的旅馆里,这笔费用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他说以前的行政院对立委很冷淡,这次忽然热心起来,太不正常。此外南京立委日领两千金元券是立法院所支,广州立委日领港币三百元却是行政院所发,这算什么意思?双方吵了个不亦乐乎。”

  蒋介石恨恨地说:“这还有什么好吵的?立院不是决定在南京开会了吗?”

  “问题是复杂微妙的,”张群道:“到昨天二十五号为止,已经有一百五十八名立委在南京报到,已经足够法定人数了。我听说童冠贤院长已决定在南京开会,而双方的争执也在无形之中告一段落。不过广州方面仍在派出代表力图挽回颓势,到上海、台湾两地劝说部分立委到广州开会,我以为太迟,已来不及了。”

  蒋介石默然。

  “所以,”张群接着说,“就连共党方面,对孙李双方的争执也有所评论……”

  “他们是怎么说的?”蒋介石急问。

  “他们说,”张群打开一个记事本念道:“新华社陕北二十七日电。南京与广州的两个国民党政府正在展开领导权的争夺战……孙科虽有蒋介石撑腰,但他在和李宗仁的竟争中已经转入劣势。这再一次说明,公开号召战争的,在国民党内也已经吃不开了,而李宗仁则利用人心思和的心理,利用他的'和平攻势’来击败孙科。当然,应该指出,李宗仁的'和平攻势’,至今并未超出……”

  蒋介石道:“我不听,我不听!”

  张群只好合上记事本。“不过,李德邻也真能落井下石,他的那几个立委对孙院长的攻击也太厉害了。”

  “又有什么?”

  张群道:“昨天晚上我才听说,立委刘不同在南京刚发出了一封给孙科院长的信,劝他立刻辞职,并且要他立刻答复两个问题。”

  “哪两个问题?”蒋介石一征。

  张群道:“一个是质问孙院长,说孙院长以港币六十万元的价格,将上海的房屋卖给中央银行,这算什么?另一个,他同意以六十五万美元赔偿蓝妮被政府作为伪产拍卖的财产,又算是什么全?”

  “哲生这个人啊!”蒋介石叹道:“人家化了多少气力,要他留在广州,但他真没出息,还是回到南京去了!昨天还来了个电报,说限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去,不过机关还留在广州,还向我请示。”蒋介石冷笑:“我没理他。”接着作沉痛状,叹道:“我人在溪口,但这次引退,很多人漠不关心,使我恨透!而且还有人对我的处境幸灾乐祸,少数派甚至利用这个机会对我打击。”蒋介石声音发抖:“中宣部有一次在上海招待几家党报社长,各方面明枪暗箭齐来,娘希匹我这些年,花的白报纸与外汇算是白花了!中宣部长当场抱不平,对他们说,姓蒋的就有千日不好,总有一天好的吧?”他以拳击膝:“那些混蛋国大代表、立法委员和地方上的参议会,还纷纷上劝进表,劝李宗仁除掉代总统的'代’字,娘希匹说这就是民意!”蒋介石大声喊:“我还没有死,这些账我都记着!所以我突地来一个引退,来一个以退为进,挫挫他们的乌烟瘴气。”他狞笑:“只有混蛋才真正以为我再也起不来了。”但是,还没有等蒋介石“起来”,前方又传来使他难堪的消息:傅作义的部队,已经顺利地宣布和平改编,这就必然引起国民党部队更强烈的离心力。

  “他们怎么搞的!”蒋介石不安地说:“真的这样改编,而且很顺利么?”

  蒋经国带上房门,摊开大叠电报纸,苦着脸道:“大概是如此了。这方案是他的'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宣布的。”

  “内容如何?”

  “他们说;北平周围听候改编的国民党部队,原有的指挥系统正式取消,由人民解放军平津司令部指挥。傅作义将军代表郭宗汾将军均亲临主持,受编部队师以上军官全体出席。”

  “会议由陶铸副主任致词,宣布改编方案。该方案曾由联合办事处及傅作义将军几次交换意见,各方认为合理。下午在国民党一级军官会议中宣布,均无异议。此项方案规定:

  “一,原国民党华北'剿总’第四、第九两兵团和八个军部的二级指挥机构均应全部结束,其所有工作人员与直属部分,分别编入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各兵团部及各军部,其所属的二十五个师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各特种部队则和解放军的特种部队合编。

  “二、原国民党部队中的政工人员愿留解放军工作的,须经过训练后再行录用。

  “三、原国民党部队各级军官,凡接受解放军分配工作的,其本人和家属均按解放军各级干部和家属享受同样待遇。”

  蒋介石既心痛,又惶恐,一个劲儿喘息。

  “四、”蒋经国瞅了老头一眼,透口气读下去道:“原国民党部队军官中愿意学习深造的,按其工作职位与程度,分班组织学习。学习时期其待遇与在职干部相同。

  “五、国民党军官中愿意回家的,按下列规定办理;①回家军官一律按照原薪发给三个月薪晌;②由平津前线司令部发给车票,在解放区沿途供食宿(包括其家属在内);③除不准携带武器和公用资财外,一切私人财物均可全部带走;④回家的国民党军官可按其工作职务与需要,酌许一二名护兵同行;⑤凡在解放区居住的国民党军官,回家后可分得应有的一份土地。如其本人是地主家庭,则其土地和财产不论已分未分,均按土地法大纲第八条之规定处理。至其本人只须今后遵守民主政府一切法令,其过去对于农民的行为如何,一概不加追究;⑥回家的国民党军,一律发给'参加北平和平解放’的证明书,以后如愿来解放军工作,仍然受到欢迎。”

  蒋介石倒抽口凉气道:“这个方案可恶之极!可恶之极!”做儿子的再瞅他一眼,干咳一声念下去道:“陶铸副主任说明,采取以上措施,是为了参加北平和平解放的国民党军官们有功国家,有功人民;并且为全国树立了一个和平解决问题的榜样,所以解放军和人民愿意加以奖励和优待。”蒋经国沉重地透了口气:“下面的不必理它了,我以为这个方案对我们的士气影响极大,影响极大!”

  “怎么办呢?”蒋介石话刚出口,立刻感到“有失身分”马上强作镇静说道:“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不使这个方案在我们地区流传,一个字也不能见报,一个字也不行!即使在溪口,这个文件干脆也把它烧了,免得多一个人过目,便多一个人知道,流传到外面,岂非糟糕!”

  蒋经国只是点头,忙把这一叠电报纸烧了。熊熊火光中父子俩相对无言。时钟寂寞地在这间屋子里没精打采地移动着脚步。蒋经国突地一怔,揉揉眼道:“时间真是不多了,怎样和谈,内容先弄清楚才好。”

  “也没什么新鲜的了,”蒋介石道:“他们不会答应,我们也不是真正在一厢情愿。我们还是老办法:态度好象很诚恳,空气弄得很乐观,办法一个个提出来,看得人们眼花缭乱,成与不成由它去了!”

  蒋经国点头道:“话是这样说,现在花样已经不少,不过还没好好地整理出来。北平反应如何,只好不管。”

  “立夫他们做得很卖力,”蒋介石苦笑:“这一阵京沪报纸对'划江而治’的办法,也真是吹得够响的,除了北平,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吗?”

  蒋经国搔搔头道:“没有。报纸上绘声绘影,目迷神眩,连我们几家报纸的编辑记者们都自我陶醉了。”

  “是吗?”

  “可不!他们自己也相信编辑室里制造的消息,大谈其'划江而治’的和平。他们说划江而治后对大江南北都有好处。譬如江南,轻工业一向发达,划江而治之后,这一特点自然能更加发挥。而且国共双方罢兵以后,彼此可在政治上展开竞赛。那时候理想的民主制度就会出现,大批失业的人材也会找到出路。因为双方为了生存,自然要选用人材,而国民党在形势紧迫之际,也不得不力求革新了。”

  蒋介石冷笑一声:“嘿!”

  “上海热闹极了,”蒋经国道:“现在风行的是座谈会,有些人专门在讨论将来的政治远景,加强了这和平谈判的和平气氛。”说罢一笑。

  秘书因送稿来,也报告了他所获得的消息,另有一批党人在鼓吹“联邦政制”,蒋介石笑了:“他们真的说得很热闹吗?”

  “热闹极了。”秘书道:“除了划江而治,我们的人认为第二个理想是联邦政制。他们多数是江浙籍的官员,希望江甫在未来能成立一个联邦,这个联邦的界线,北起长江,南及仙霞岭,包括太湖灌溉区域,他们把这个江南联邦形容成欧洲的瑞士。”

  蒋家父子相对而笑。

  “这些理想只要能使中共息兵,使我们争取时间,比什么都好。”秘书道:“外面已有人在讲,这些理想已慎重地放在政府方面的和谈条件之中,据说列为第一是划江而治,如果做不到则组织联邦政府。本党控制区域以几个联邦组成联合的中央政府,每一联邦有它自订的宪法和自己的币制,以及自己的保安队等等。”“真是有趣!”蒋介石倏地面孔一沉:“哼!”

  蒋经国明白他父亲的意图:这些故意播放的办法在北平固然办不到,在溪口也十分别扭,但为了争取喘一口气,顽固如蒋介石也只得在事实上认输了。以他的心情而言,当然不会乐意。

  忽地电话响,蒋介石接过报告说:“孙科刚才到达明故宫机场,欢迎的人很少。”

  “还有谁同他一起来。”

  “说是有地方部长吴尚鹰,代理教育部长陈雪屏,以及几个留穗的立法委员们。”

  而孙科居然跟着李宗仁回南京,这使蒋介石把他恨得牙痒痒的。南京特级电台一天到晚向溪口报告消息,说孙科回京之后,立法院已向他展开无情的攻击,孙科处境窘极!

  “好!”

  “蓝妮颜料案使孙科下不了台。”

  “好!”

  “孙科儿子的官职案也使他下不了台。”

  “好!”

  “孙科无法招架,快垮下来了!”

  “好早”

  “孙科向总裁求援……”

  “我不管!管不着!谁教他回南京去!”

  “孙科只好自动辞职了。”

  “好!”

  “孙科向李宗仁支了一亿四千万元机密费。”

  “我不管!”蒋介石透了口气:“他向姓李的伸手,我管不着!”蒋介石事实上也紧张起来,孙科一倒,谁去组阁?推荐的以及被推荐的为数不少,但他终于同意由何应钦组阁。

  话说孙科下台,其经过并不简单。李、孙明争暗斗到三月六日那天,立法院副院长刘健群自广州去南京,这使留穗立委想再提出立法院的开会地点问题以及其他希望都消失殆尽了:摆在孙科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自动辞职或被逼下台。但孙科对他的宝座恋恋不舍。

  另一方面,立法院要求孙科下台的那封信,已有两百多人签名,中央社编辑陈博生也在其中,立、监二院且准备组织联谊会,讨论如何采取具体步骤,实现政府改组。立委卢郁文指摘孙科主张“光荣和平”,等于政府不承认过去错误;政府不承认错误等于永远不能实现和平。主委罗贡华斥孙科“无耻地备战”,说不仅是立委,即全国人民也应该叫他下台。立委杨大乾认为政治革新与和平同等重要,要求解散以孙科为首的好战内阁;杨玉清,吴绍澍等人也向孙科猛烈轰炮,使人们对孙科的恋栈大为费解。

  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陶希圣却在广州为孙科撑场面,公开招待记者,说蒋介石并未辞职。陶希圣为蒋、孙说尽好话之外,指名道姓地大骂起李宗仁来。他说和战决定权操于代总统及责任内阁之手,如果说蒋执政则战、李执政则和,那是不确的。蒋仍是国民党的领袖,但并非说他仍是政府的领袖。他说蒋介石绝不会去南京、广州或台湾,可是他不知道蒋是否会出国。陶希圣反对施用压力逼蒋走开。李、孙之间所以有歧见,是因为李宗仁未经内阁同意,即对和谈采取行动,事属“违宪”,并非蒋的本意。同时谷正鼎在留穗立法委员秘密会议中也大开其炮道:“李宗仁答应共产党,愿以毛泽东所提八项条件作为和谈基础,其中有一条是取消一切卖国条约,这当然指的是和美国所订的条约。但这些条约都是经过立院通过的,那么我们这些立法委员岂非变成了卖国分子?反对美援原是共方意见,今天南京立委居然也提了出来,岂非自搬砖头自压脚?此外有一个提案是请蒋出国,为什么蒋引退之前立委们都高呼总统万岁,而目前又要他出国?可见南京的政治立场是值得怀疑的。我们赞成和平,但不是'北平式的和平’。对'北平式和平’,我们要反对到底的!”留穗立委对谷正鼎的态度不能同意,但讨论好久也没什么结果。

  凡此种种,说明以立法院的倒孙运动为中心,蒋介石和李宗仁的矛盾骤然表面化了,黄埔系和军统局最先动手,在各地大举逮捕桂系的外围人物,连主张局部和平的陈仪等人也不能幸免。张治中到溪口企图劝蒋出国,也传出了被扣的消息。而陶希圣、谷正鼎却在对方婉转劝蒋出国之前,已奉命直截了当、毫不客气地实行反李了。逼走一个孙科并不能说是李宗仁的胜利。用打棒球来作比喻,孙科只是蒋介石有意打出的一个“牺牲球”而已。蒋本来无意在这一球上得分,用意仅是阻挠对于争取时间、使其他的跑手能够获得“上垒”的机会。

  美国是着急的,但事实上美国还不可能出面。

  在孙科来说,他的终于下台,当然是难堪的。新闻记者不会放弃这一机会,齐往孙寓采访消息,其中也有几个美国人,想了解他对这种局势的看法,以及下台后他的出处。一时挤满了他偌大个客厅,热闹非凡。

  “孙先生对于这个局势,有什么意见?”

  “我认为无论是谈判或者战争,目前都无法制止中共控制中国。”孙科冷冷地说。

  “哦,有那么严重吗?”

  “这是大家看得见的。”孙科道:“目前政府拖到这个地步的主要原因,是蒋先生未能在内战爆发之前接受对中共的协议。当时即使是一个暂时性的协议,对政府经济的复兴和军事力量的整顿也有帮助的。”

  “孙先生是对蒋先生有所不满吧?”

  孙科一怔,忙说:“当然我们也不能单怪蒋先生,国共之间的不信任和猜疑也是一个原因。同时东西方之间的冷战,也是促成国民党崩溃的因素。美国对华政策的摇摆不定,也多少有些影响。”

  “那么孙先生以为应该怎样才好呢?”

  “我以为将来联合政府的外交政策,应该不卷入与中国无直接关系的纠纷,例如北大西洋公约与德国问题。我认为中共在未来的和谈中可能同意这一点。”

  “孙先生有可靠的根据吗?”

  “我说过,这是我个人的意见。”

  “孙先生认为国民党还能支持得下去吗?”

  孙科想了想:“我以为国民党残余的兵力更显得薄弱。”他一顿:“未来的新政府,我相信不论是谁来主持,都会比我的政府所遇到的困难更多。”

  “这一次孙先生辞职,曾经向李宗仁先生推荐过继承人吗?”

  “没有。”

  “哪一天移交?”

  “没定。”孙科道:“我将回广州去办移交。”

  “你以为蒋介石先生引退后是在直接指挥政府机关吗?”

  孙科略一沉思,说:“我不以为是这样。”

  “那么为什么有人说是这样?”

  “恐怕是他的亲信习惯这样做了。”

  “孙先生,”一个洋记者再问,“你同蒋先生之间,感情还不错吧?”

  孙科苦笑道:“我想我不应该答复这个问题。”

  “你以为张治中先生真的被扣了吗?”

  “我不知道。”孙科又补充道:“我只知道张治中先生去溪口时,曾带了夏天服装,说明了他在那边的日子可能不会很短。按照刚才所获得的消息,张先生住在溪口蒋先生两幢私邸之间的远眺楼上。”

  “何应钦先生组阁的事情已决定了吗?”

  “我不清楚。”孙科透了口气:“我只知道,李宗仁已经接到他的电话,答应组阁,不过最后还待蒋先生批准。”

  “蒋先生不是不过问这些事情了吗?”

  “这个我不知道。”

  “蒋先生不是对和谈有独特的看法吗?”

  “这个我更不知道。”孙科笑了笑:“你们知道的很多了,何必再问我?”

  另一个美国记者问道:“听说这次有一位上海的和平代表,曾在石家庄问毛泽东:何以见得国民党没有诚意?请问有这回事吗?”

  孙科沉吟道:“好象听说过。”

  “那么请孙先生给我们一些消息吧!”

  “这倒难了。”孙科暗忖:“答也不好,不答也不好。”但众多的目光集于一身,不得不说:“不过,这是不能随便发消息的。”

  “请说好了,一定遵命。”

  “我听说,”孙科斟酌字句道:“毛先生答复这位代表道:'上海和平促进会的宣言就可以作为证据,证明国民党诚意不够。他们还不是CC御用的和平机关吗?他们说什么以保全国家民族独立自主为前提,这不是说我们这边不能独立自主吗?可是你们看看,谁不尊重国家民族的主权?美国兵、美国人,在你们那边多么猖狂?在这儿必须尊重中国的主权,并无一国可以例外,你们能找得出什么例外吗?’”

  “就是这些吗?”

  “就这么多了。”孙科加一句:“请大家不必发表,真实性有多少很难说,我不能负责。”

  “请问孙先生,”另一个美国记者试探道:“假定毛泽东说过这段话,你以为他的企图何在呢?”

  孙科道:“我不能答复。”

  “没有关系嘛!又不发表!”

  孙科苦笑道:“那不过是毛泽东企图用这个来说明只有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以外,企图用'不遵守国家民族主权’来打击中共之点,南京与溪口之间并无丝毫差别。”

  “嗯,”美国记者笑道:“孙先生说得很好。”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孙科补充道:“这是好多人的看法,他们还认为:为什么表面看来似乎很矛盾的南京与溪口双方,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呢?只不过大家都有美国在支持。”

  “那么孙先生以为美国的支持靠得住吗?”

  孙科见发言者是个美国人,心想你以为你很聪明,我也不笨。便笑而不答。再问再笑,仍然来个不言不语。于是记者们认为孙科在应付方面大有进步。另一个中国记者问:“请问孙先生,听说何应钦在最后接受组阁之前,曾与张治中、白崇禧、顾祝同及吴忠信等人作了彻夜商讨,有这事么?”

  “请问孙先生,刘芦隐应李宗仁之邀已经到达南京,他来干什么?为什么李宗仁要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却没下文?为什么——”

  孙科厌烦道:“对不起得很,我对于这些事情全无头绪,你们去问蒋先生和李宗仁罢!”

  那边厢在溪口森林中舐血养创的蒋介石,显然已经透过气来正面打击李宗仁。他把孙科这个“牺牲球”丢得老远,同意何应钦组阁作最后一个回合的搏斗了。

  但在李宗仁这方面,认为政院返京,孙科垮台,一国三公的局面已去其一,紧接着的一局棋该是请蒋实践下野宣言,放弃幕后指挥。蒋的往日部属如翁文灏、邵力子、张治中等人也主张请蒋出国,让李宗仁试一试。最后在乱七八糟局面中,张治中同吴忠信便有溪口之行,准备当面请蒋考虑适当步骤,俾由李宗仁放手对中共的和平谈判。张、吴二人都认为这是难题,谁都知道蒋介石在溪口设立了总裁办公厅,成立了中央改造委员会,正在逐步收拾军权和经济等权,以加强幕后指挥。如今要他放手,岂非与虎谋皮?三月二日张、吴一到溪口,果然给蒋介石一顿臭骂,煤灰抹了一脸。

  正是:明知前山有老虎,何必自己送上门。

  话说蒋介石听着蒋经国头头是道的分析,心里高兴,脸上露出一丝难得看见的笑意,正想和儿子好好谈谈,却见侍卫入报:张群从上海专程来看他。蒋介石说了声:“有请!”张群便期期艾艾走了进来。蒋介石道:“你是从上海来的?快说说!上海的情形怎么样?”

  张群想了想道:“上海的情形乱极了,抛开物价飞涨不说,就是……我们的人在那里争得不可开交……唉!真是一言难尽啊!留穗立委劝驾代表陈紫枫、林栋、潘朝英、吴云鹏、邹志奋、何佐治等六人到得上海,便同留沪立委吵了起来。据林栋说:报载广州立委每日领港币三百元是绝对不确的,但他又跟着开出价钱拉人。据他们说,行政院在广州招待立委,住在交通、农民两家银行宿舍。交通银行的宿舍华丽得象皇宫。屋上铺的是琉璃瓦,单身立委住一间,有家眷住两间。此外还供膳,两荤一素按人口供应,保证不缺。至于到南京去的立委,每天只能领到两千金元券。”

  蒋介石的脸色又板了起来。

  “于是,他们吵起来了,”张群道:“留沪立委武和轩对人说:立委大都无钱,留穗代表这次竟能住在金门饭店这样豪华的旅馆里,这笔费用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他说以前的行政院对立委很冷淡,这次忽然热心起来,太不正常。此外南京立委日领两千金元券是立法院所支,广州立委日领港币三百元却是行政院所发,这算什么意思?双方吵了个不亦乐乎。”

  蒋介石恨恨地说:“这还有什么好吵的?立院不是决定在南京开会了吗?”

  “问题是复杂微妙的,”张群道:“到昨天二十五号为止,已经有一百五十八名立委在南京报到,已经足够法定人数了。我听说童冠贤院长已决定在南京开会,而双方的争执也在无形之中告一段落。不过广州方面仍在派出代表力图挽回颓势,到上海、台湾两地劝说部分立委到广州开会,我以为太迟,已来不及了。”

  蒋介石默然。

  “所以,”张群接着说,“就连共党方面,对孙李双方的争执也有所评论……”

  “他们是怎么说的?”蒋介石急问。

  “他们说,”张群打开一个记事本念道:“新华社陕北二十七日电。南京与广州的两个国民党政府正在展开领导权的争夺战……孙科虽有蒋介石撑腰,但他在和李宗仁的竟争中已经转入劣势。这再一次说明,公开号召战争的,在国民党内也已经吃不开了,而李宗仁则利用人心思和的心理,利用他的'和平攻势’来击败孙科。当然,应该指出,李宗仁的'和平攻势’,至今并未超出……”

  蒋介石道:“我不听,我不听!”

  张群只好合上记事本。“不过,李德邻也真能落井下石,他的那几个立委对孙院长的攻击也太厉害了。”

  “又有什么?”

  张群道:“昨天晚上我才听说,立委刘不同在南京刚发出了一封给孙科院长的信,劝他立刻辞职,并且要他立刻答复两个问题。”

  “哪两个问题?”蒋介石一征。

  张群道:“一个是质问孙院长,说孙院长以港币六十万元的价格,将上海的房屋卖给中央银行,这算什么?另一个,他同意以六十五万美元赔偿蓝妮被政府作为伪产拍卖的财产,又算是什么全?”

  “哲生这个人啊!”蒋介石叹道:“人家化了多少气力,要他留在广州,但他真没出息,还是回到南京去了!昨天还来了个电报,说限于种种原因不得不去,不过机关还留在广州,还向我请示。”蒋介石冷笑:“我没理他。”接着作沉痛状,叹道:“我人在溪口,但这次引退,很多人漠不关心,使我恨透!而且还有人对我的处境幸灾乐祸,少数派甚至利用这个机会对我打击。”蒋介石声音发抖:“中宣部有一次在上海招待几家党报社长,各方面明枪暗箭齐来,娘希匹我这些年,花的白报纸与外汇算是白花了!中宣部长当场抱不平,对他们说,姓蒋的就有千日不好,总有一天好的吧?”他以拳击膝:“那些混蛋国大代表、立法委员和地方上的参议会,还纷纷上劝进表,劝李宗仁除掉代总统的'代’字,娘希匹说这就是民意!”蒋介石大声喊:“我还没有死,这些账我都记着!所以我突地来一个引退,来一个以退为进,挫挫他们的乌烟瘴气。”他狞笑:“只有混蛋才真正以为我再也起不来了。”但是,还没有等蒋介石“起来”,前方又传来使他难堪的消息:傅作义的部队,已经顺利地宣布和平改编,这就必然引起国民党部队更强烈的离心力。

  “他们怎么搞的!”蒋介石不安地说:“真的这样改编,而且很顺利么?”

  蒋经国带上房门,摊开大叠电报纸,苦着脸道:“大概是如此了。这方案是他的'平津前线司令部政治部’宣布的。”

  “内容如何?”

  “他们说;北平周围听候改编的国民党部队,原有的指挥系统正式取消,由人民解放军平津司令部指挥。傅作义将军代表郭宗汾将军均亲临主持,受编部队师以上军官全体出席。”

  “会议由陶铸副主任致词,宣布改编方案。该方案曾由联合办事处及傅作义将军几次交换意见,各方认为合理。下午在国民党一级军官会议中宣布,均无异议。此项方案规定:

  “一,原国民党华北'剿总’第四、第九两兵团和八个军部的二级指挥机构均应全部结束,其所有工作人员与直属部分,分别编入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与各兵团部及各军部,其所属的二十五个师改编为人民解放军独立师,各特种部队则和解放军的特种部队合编。

  “二、原国民党部队中的政工人员愿留解放军工作的,须经过训练后再行录用。

  “三、原国民党部队各级军官,凡接受解放军分配工作的,其本人和家属均按解放军各级干部和家属享受同样待遇。”

  蒋介石既心痛,又惶恐,一个劲儿喘息。

  “四、”蒋经国瞅了老头一眼,透口气读下去道:“原国民党部队军官中愿意学习深造的,按其工作职位与程度,分班组织学习。学习时期其待遇与在职干部相同。

  “五、国民党军官中愿意回家的,按下列规定办理;①回家军官一律按照原薪发给三个月薪晌;②由平津前线司令部发给车票,在解放区沿途供食宿(包括其家属在内);③除不准携带武器和公用资财外,一切私人财物均可全部带走;④回家的国民党军官可按其工作职务与需要,酌许一二名护兵同行;⑤凡在解放区居住的国民党军官,回家后可分得应有的一份土地。如其本人是地主家庭,则其土地和财产不论已分未分,均按土地法大纲第八条之规定处理。至其本人只须今后遵守民主政府一切法令,其过去对于农民的行为如何,一概不加追究;⑥回家的国民党军,一律发给'参加北平和平解放’的证明书,以后如愿来解放军工作,仍然受到欢迎。”

  蒋介石倒抽口凉气道:“这个方案可恶之极!可恶之极!”做儿子的再瞅他一眼,干咳一声念下去道:“陶铸副主任说明,采取以上措施,是为了参加北平和平解放的国民党军官们有功国家,有功人民;并且为全国树立了一个和平解决问题的榜样,所以解放军和人民愿意加以奖励和优待。”蒋经国沉重地透了口气:“下面的不必理它了,我以为这个方案对我们的士气影响极大,影响极大!”

  “怎么办呢?”蒋介石话刚出口,立刻感到“有失身分”马上强作镇静说道:“我们只有一个办法:不使这个方案在我们地区流传,一个字也不能见报,一个字也不行!即使在溪口,这个文件干脆也把它烧了,免得多一个人过目,便多一个人知道,流传到外面,岂非糟糕!”

  蒋经国只是点头,忙把这一叠电报纸烧了。熊熊火光中父子俩相对无言。时钟寂寞地在这间屋子里没精打采地移动着脚步。蒋经国突地一怔,揉揉眼道:“时间真是不多了,怎样和谈,内容先弄清楚才好。”

  “也没什么新鲜的了,”蒋介石道:“他们不会答应,我们也不是真正在一厢情愿。我们还是老办法:态度好象很诚恳,空气弄得很乐观,办法一个个提出来,看得人们眼花缭乱,成与不成由它去了!”

  蒋经国点头道:“话是这样说,现在花样已经不少,不过还没好好地整理出来。北平反应如何,只好不管。”

  “立夫他们做得很卖力,”蒋介石苦笑:“这一阵京沪报纸对'划江而治’的办法,也真是吹得够响的,除了北平,有什么反对的意见吗?”

  蒋经国搔搔头道:“没有。报纸上绘声绘影,目迷神眩,连我们几家报纸的编辑记者们都自我陶醉了。”

  “是吗?”

  “可不!他们自己也相信编辑室里制造的消息,大谈其'划江而治’的和平。他们说划江而治后对大江南北都有好处。譬如江南,轻工业一向发达,划江而治之后,这一特点自然能更加发挥。而且国共双方罢兵以后,彼此可在政治上展开竞赛。那时候理想的民主制度就会出现,大批失业的人材也会找到出路。因为双方为了生存,自然要选用人材,而国民党在形势紧迫之际,也不得不力求革新了。”

  蒋介石冷笑一声:“嘿!”

  “上海热闹极了,”蒋经国道:“现在风行的是座谈会,有些人专门在讨论将来的政治远景,加强了这和平谈判的和平气氛。”说罢一笑。

  秘书因送稿来,也报告了他所获得的消息,另有一批党人在鼓吹“联邦政制”,蒋介石笑了:“他们真的说得很热闹吗?”

  “热闹极了。”秘书道:“除了划江而治,我们的人认为第二个理想是联邦政制。他们多数是江浙籍的官员,希望江甫在未来能成立一个联邦,这个联邦的界线,北起长江,南及仙霞岭,包括太湖灌溉区域,他们把这个江南联邦形容成欧洲的瑞士。”

  蒋家父子相对而笑。

  “这些理想只要能使中共息兵,使我们争取时间,比什么都好。”秘书道:“外面已有人在讲,这些理想已慎重地放在政府方面的和谈条件之中,据说列为第一是划江而治,如果做不到则组织联邦政府。本党控制区域以几个联邦组成联合的中央政府,每一联邦有它自订的宪法和自己的币制,以及自己的保安队等等。”“真是有趣!”蒋介石倏地面孔一沉:“哼!”

  蒋经国明白他父亲的意图:这些故意播放的办法在北平固然办不到,在溪口也十分别扭,但为了争取喘一口气,顽固如蒋介石也只得在事实上认输了。以他的心情而言,当然不会乐意。

  忽地电话响,蒋介石接过报告说:“孙科刚才到达明故宫机场,欢迎的人很少。”

  “还有谁同他一起来。”

  “说是有地方部长吴尚鹰,代理教育部长陈雪屏,以及几个留穗的立法委员们。”

  而孙科居然跟着李宗仁回南京,这使蒋介石把他恨得牙痒痒的。南京特级电台一天到晚向溪口报告消息,说孙科回京之后,立法院已向他展开无情的攻击,孙科处境窘极!

  “好!”

  “蓝妮颜料案使孙科下不了台。”

  “好!”

  “孙科儿子的官职案也使他下不了台。”

  “好!”

  “孙科无法招架,快垮下来了!”

  “好早”

  “孙科向总裁求援……”

  “我不管!管不着!谁教他回南京去!”

  “孙科只好自动辞职了。”

  “好!”

  “孙科向李宗仁支了一亿四千万元机密费。”

  “我不管!”蒋介石透了口气:“他向姓李的伸手,我管不着!”蒋介石事实上也紧张起来,孙科一倒,谁去组阁?推荐的以及被推荐的为数不少,但他终于同意由何应钦组阁。

  话说孙科下台,其经过并不简单。李、孙明争暗斗到三月六日那天,立法院副院长刘健群自广州去南京,这使留穗立委想再提出立法院的开会地点问题以及其他希望都消失殆尽了:摆在孙科面前的只剩下两条路;自动辞职或被逼下台。但孙科对他的宝座恋恋不舍。

  另一方面,立法院要求孙科下台的那封信,已有两百多人签名,中央社编辑陈博生也在其中,立、监二院且准备组织联谊会,讨论如何采取具体步骤,实现政府改组。立委卢郁文指摘孙科主张“光荣和平”,等于政府不承认过去错误;政府不承认错误等于永远不能实现和平。主委罗贡华斥孙科“无耻地备战”,说不仅是立委,即全国人民也应该叫他下台。立委杨大乾认为政治革新与和平同等重要,要求解散以孙科为首的好战内阁;杨玉清,吴绍澍等人也向孙科猛烈轰炮,使人们对孙科的恋栈大为费解。

  国民党宣传部副部长陶希圣却在广州为孙科撑场面,公开招待记者,说蒋介石并未辞职。陶希圣为蒋、孙说尽好话之外,指名道姓地大骂起李宗仁来。他说和战决定权操于代总统及责任内阁之手,如果说蒋执政则战、李执政则和,那是不确的。蒋仍是国民党的领袖,但并非说他仍是政府的领袖。他说蒋介石绝不会去南京、广州或台湾,可是他不知道蒋是否会出国。陶希圣反对施用压力逼蒋走开。李、孙之间所以有歧见,是因为李宗仁未经内阁同意,即对和谈采取行动,事属“违宪”,并非蒋的本意。同时谷正鼎在留穗立法委员秘密会议中也大开其炮道:“李宗仁答应共产党,愿以毛泽东所提八项条件作为和谈基础,其中有一条是取消一切卖国条约,这当然指的是和美国所订的条约。但这些条约都是经过立院通过的,那么我们这些立法委员岂非变成了卖国分子?反对美援原是共方意见,今天南京立委居然也提了出来,岂非自搬砖头自压脚?此外有一个提案是请蒋出国,为什么蒋引退之前立委们都高呼总统万岁,而目前又要他出国?可见南京的政治立场是值得怀疑的。我们赞成和平,但不是'北平式的和平’。对'北平式和平’,我们要反对到底的!”留穗立委对谷正鼎的态度不能同意,但讨论好久也没什么结果。

  凡此种种,说明以立法院的倒孙运动为中心,蒋介石和李宗仁的矛盾骤然表面化了,黄埔系和军统局最先动手,在各地大举逮捕桂系的外围人物,连主张局部和平的陈仪等人也不能幸免。张治中到溪口企图劝蒋出国,也传出了被扣的消息。而陶希圣、谷正鼎却在对方婉转劝蒋出国之前,已奉命直截了当、毫不客气地实行反李了。逼走一个孙科并不能说是李宗仁的胜利。用打棒球来作比喻,孙科只是蒋介石有意打出的一个“牺牲球”而已。蒋本来无意在这一球上得分,用意仅是阻挠对于争取时间、使其他的跑手能够获得“上垒”的机会。

  美国是着急的,但事实上美国还不可能出面。

  在孙科来说,他的终于下台,当然是难堪的。新闻记者不会放弃这一机会,齐往孙寓采访消息,其中也有几个美国人,想了解他对这种局势的看法,以及下台后他的出处。一时挤满了他偌大个客厅,热闹非凡。

  “孙先生对于这个局势,有什么意见?”

  “我认为无论是谈判或者战争,目前都无法制止中共控制中国。”孙科冷冷地说。

  “哦,有那么严重吗?”

  “这是大家看得见的。”孙科道:“目前政府拖到这个地步的主要原因,是蒋先生未能在内战爆发之前接受对中共的协议。当时即使是一个暂时性的协议,对政府经济的复兴和军事力量的整顿也有帮助的。”

  “孙先生是对蒋先生有所不满吧?”

  孙科一怔,忙说:“当然我们也不能单怪蒋先生,国共之间的不信任和猜疑也是一个原因。同时东西方之间的冷战,也是促成国民党崩溃的因素。美国对华政策的摇摆不定,也多少有些影响。”

  “那么孙先生以为应该怎样才好呢?”

  “我以为将来联合政府的外交政策,应该不卷入与中国无直接关系的纠纷,例如北大西洋公约与德国问题。我认为中共在未来的和谈中可能同意这一点。”

  “孙先生有可靠的根据吗?”

  “我说过,这是我个人的意见。”

  “孙先生认为国民党还能支持得下去吗?”

  孙科想了想:“我以为国民党残余的兵力更显得薄弱。”他一顿:“未来的新政府,我相信不论是谁来主持,都会比我的政府所遇到的困难更多。”

  “这一次孙先生辞职,曾经向李宗仁先生推荐过继承人吗?”

  “没有。”

  “哪一天移交?”

  “没定。”孙科道:“我将回广州去办移交。”

  “你以为蒋介石先生引退后是在直接指挥政府机关吗?”

  孙科略一沉思,说:“我不以为是这样。”

  “那么为什么有人说是这样?”

  “恐怕是他的亲信习惯这样做了。”

  “孙先生,”一个洋记者再问,“你同蒋先生之间,感情还不错吧?”

  孙科苦笑道:“我想我不应该答复这个问题。”

  “你以为张治中先生真的被扣了吗?”

  “我不知道。”孙科又补充道:“我只知道张治中先生去溪口时,曾带了夏天服装,说明了他在那边的日子可能不会很短。按照刚才所获得的消息,张先生住在溪口蒋先生两幢私邸之间的远眺楼上。”

  “何应钦先生组阁的事情已决定了吗?”

  “我不清楚。”孙科透了口气:“我只知道,李宗仁已经接到他的电话,答应组阁,不过最后还待蒋先生批准。”

  “蒋先生不是不过问这些事情了吗?”

  “这个我不知道。”

  “蒋先生不是对和谈有独特的看法吗?”

  “这个我更不知道。”孙科笑了笑:“你们知道的很多了,何必再问我?”

  另一个美国记者问道:“听说这次有一位上海的和平代表,曾在石家庄问毛泽东:何以见得国民党没有诚意?请问有这回事吗?”

  孙科沉吟道:“好象听说过。”

  “那么请孙先生给我们一些消息吧!”

  “这倒难了。”孙科暗忖:“答也不好,不答也不好。”但众多的目光集于一身,不得不说:“不过,这是不能随便发消息的。”

  “请说好了,一定遵命。”

  “我听说,”孙科斟酌字句道:“毛先生答复这位代表道:'上海和平促进会的宣言就可以作为证据,证明国民党诚意不够。他们还不是CC御用的和平机关吗?他们说什么以保全国家民族独立自主为前提,这不是说我们这边不能独立自主吗?可是你们看看,谁不尊重国家民族的主权?美国兵、美国人,在你们那边多么猖狂?在这儿必须尊重中国的主权,并无一国可以例外,你们能找得出什么例外吗?’”

  “就是这些吗?”

  “就这么多了。”孙科加一句:“请大家不必发表,真实性有多少很难说,我不能负责。”

  “请问孙先生,”另一个美国记者试探道:“假定毛泽东说过这段话,你以为他的企图何在呢?”

  孙科道:“我不能答复。”

  “没有关系嘛!又不发表!”

  孙科苦笑道:“那不过是毛泽东企图用这个来说明只有他们是真正的爱国者以外,企图用'不遵守国家民族主权’来打击中共之点,南京与溪口之间并无丝毫差别。”

  “嗯,”美国记者笑道:“孙先生说得很好。”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孙科补充道:“这是好多人的看法,他们还认为:为什么表面看来似乎很矛盾的南京与溪口双方,在这一点上不谋而合呢?只不过大家都有美国在支持。”

  “那么孙先生以为美国的支持靠得住吗?”

  孙科见发言者是个美国人,心想你以为你很聪明,我也不笨。便笑而不答。再问再笑,仍然来个不言不语。于是记者们认为孙科在应付方面大有进步。另一个中国记者问:“请问孙先生,听说何应钦在最后接受组阁之前,曾与张治中、白崇禧、顾祝同及吴忠信等人作了彻夜商讨,有这事么?”

  “请问孙先生,刘芦隐应李宗仁之邀已经到达南京,他来干什么?为什么李宗仁要释放张学良、杨虎城却没下文?为什么——”

  孙科厌烦道:“对不起得很,我对于这些事情全无头绪,你们去问蒋先生和李宗仁罢!”

  那边厢在溪口森林中舐血养创的蒋介石,显然已经透过气来正面打击李宗仁。他把孙科这个“牺牲球”丢得老远,同意何应钦组阁作最后一个回合的搏斗了。

  但在李宗仁这方面,认为政院返京,孙科垮台,一国三公的局面已去其一,紧接着的一局棋该是请蒋实践下野宣言,放弃幕后指挥。蒋的往日部属如翁文灏、邵力子、张治中等人也主张请蒋出国,让李宗仁试一试。最后在乱七八糟局面中,张治中同吴忠信便有溪口之行,准备当面请蒋考虑适当步骤,俾由李宗仁放手对中共的和平谈判。张、吴二人都认为这是难题,谁都知道蒋介石在溪口设立了总裁办公厅,成立了中央改造委员会,正在逐步收拾军权和经济等权,以加强幕后指挥。如今要他放手,岂非与虎谋皮?三月二日张、吴一到溪口,果然给蒋介石一顿臭骂,煤灰抹了一脸。

  正是:明知前山有老虎,何必自己送上门。

 

最新报价

新闻聚焦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百度淅川旅游网


淅川森林钢铁贸易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钢企网 豫ICP备14012916
Copyright 2013 Gqsoso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务热线:0377-69262228 0377-69298006传真:0377-69262226
地址: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
Array ( [0] => Array ( [id] => 48 [catname] => 百年梦 清清水 ) [1] => Array ( [id] => 72 [catname] => 长篇连载 ) )